是可爱的临渊吖

“得之吾幸,失之吾命。”

我拥抱极冷的冰川,杀死每一块崩裂的浮冰,像在极昼的日光下踩碎一个喧嚣的亡魂。


淼淼。她听见自己如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柳淼闻言霎时扭过头来,脸上飞着一点惊愕与红霞,眼里闪过明灭不定的光。


她知道陆饮秋没有在开玩笑。淼淼,淼淼。陆饮秋总是这样亲昵地喊她,上下唇轻轻的两次碰撞被她念得像是情人的耳语,咬字清晰而又模糊,含在唇齿间滚了一圈又一圈再裹挟着似乎连主人都未察觉的绵绵情意落下来,在她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柔软的凹陷。


柳淼伸出手揉乱了自己散开的碎发,耳根通红,讪讪道:“居然被你抢先了啊……太狡猾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


轻飘飘扬起的尾音融化在了新年夜的钟声里。人群沸反盈天,漫天烟花撑起不夜的白昼,在此时此刻无数人的见证下,她们交换了第一个缱绻的吻。


占tag致歉。

挂人。
ID如图。

我今天半夜和朋友开了几把三黑匹配,然后匹配到这个玩宿伞之魂的“屠皇”赛后把我恶心坏了。

具体内容如图。

首先我用我的人格担保我的盲女真的很菜,一局下来我一个板子没砸到还吃了不少抽刀,也溜不起来,一直修机全靠队友带我。然后他一出来就骂人骂我司马我的态度也还很平缓的,是他一直骂骂咧咧的我忍不了了才骂回去的。况且他闪现空不空和我也没有关系,我又不能顺着网线过去摁着他让他闪现闪空。

其次最后一张是他发给我的好友申请…。这句话真的太恶臭了把我恶心吐了,我呕了。

然后他一直逼逼说要自定义也没开,他看见我朋友是四阶二的就怂了骂人删好友跑路了,我也不清楚他是个什么玩意儿。

大概就这样。希望大家如果不幸匹配到他请拿出自己毕生的技术去溜爆他!!然后如果他还骂人就拉黑举报一条龙服务!!

大概这样,占tag了再次致歉。

这个本子我真的爱了。痛哭流涕。

A某人@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佣空同人合志】一宣    求k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取3名幸运儿送本体    评论已补链接

惊喜!佣空同人合志《Shape of my heart/我心之形》预售已开,全款118不含特典    12月5日结束预售   12月25日正式发货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80857827923

邮费收取标准:江浙沪 6元 内蒙古 甘肃 青海 海南 宁夏 15  新疆 20  西藏35  其他省10元      令外本子会有少量通贩,为发货时的余本,以后可能也不会二刷,所以你懂得

特别注意:此链接为唯一购买链接,其他全是骗钱的,根本不发货的,请小伙伴们千万不要购买,避免上当受骗。   避免上当受骗!!敲黑板!!

以下是参本老师!

画手: @明没零  @启时TIME  @Old Period.  @子吟  @劣种基因  @淼吐水  @修竹老爷  @风从远东来  @原核生物KNEAZLE  @喝麦片的麦兜   @イケメン(ST)  @子吟  @蓮蓮蓮十  @碳烤瓶子  @o忍忍o   白枕 @白色杂志

文手: @伊芙零  @茶可夫斯基  @青舟曲  @Mr.tire想喝马黛茶  @長谷川弥生  @善待傻瓜好吗  @冬年    还有我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3名幸运儿送本体!!!!

最后是【内容试阅】

森久《不死狼》

然而她从战场上归来后虽然被爱却永不爱人,礼帽底下的眼睛永远是冷冷淡淡的湖水不起半点波澜,对周围爱慕的眼光没有什么娇笑回眸,对热情洋溢的信只回以礼貌。于是社交场上的男人们说她在战争中有了爱人,却也已然死在了战争里,美人的心早就在炮火里亡去。

伊芙《以爱之名》

身后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我回头,身着一身红色骑兵制服的女人拉开车门从后座上下来。她身材高挑,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栗色的长卷发披下来散在肩头。她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圆鹿眼,在周围人身上一一扫视,最终停在我身上。

马黛茶《异常者》

奈布认为这不过是一次机体维修,比起自己的状况他更愿意担心玛尔塔的,仿生人用关切担忧地目光搜寻她的眼睛,却被刻意避开。玛尔塔颤抖着双手将一根数据线连上他颈后的接口,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奈布咬紧下唇,他意识到了什么。

长谷川《银色子弹》

耳边的人轻轻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剪得参差不齐的头发。玛尔塔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头顶是静谧的夜空和孤独的圆月,身后的最后一片落叶也在土地上停下了步伐。她把脸埋在他颈边,他紧紧揽着她,看上去就像一对普普通通的相拥的恋人。

凛凛《向死而生》

奈布感到她在吻他,九十次死亡循环里她的体温都比他的低,可这一次她滚烫的双唇混着滚烫的眼泪一起吻着他逐渐冰冷的唇,舌尖尝到的全是苦涩。别哭,玛尔塔,别哭。他还有好多话想告诉她,多到也许得用一生的时间慢慢诉说,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茶基《纸飞机》

泪眼朦胧中,他的脸开始模糊、扭曲和撕裂,往昔的幽深岁月逐渐化作无法逃离的漩涡,将我、将他将所有的一切尽数吞噬。逝去之人不必再受苦,徒留活着的在这世间踽踽独行,任千般悔恨、不甘、痛苦、恐惧、脆弱穿心而过,承受应有的煎熬,活得不似自己,活得再无希冀。

冬年《灰烬之下》

奈布从背后握住玛尔塔的手,距离近到只要她微微仰头,就能碰到他坚毅的下颚,属于男性的刚强与朝气尽数传来,呼吸间,吸入的全是属于他的气息。都说认真努力的表情最迷人。玛尔塔此时此刻专注的神情,她的一言一行,都分毫不差的牢牢印在了男人眼里。

Ada《玫瑰园》

我们在玫瑰花和下午茶的薄暮里欢声笑语,我们热衷于朗诵和赞美他人的爱情。但我们之间从不说爱,我不对他说我爱你,他也不说我爱你。我们是否存在爱情?或许是没有的。但即使这样我依然可以感到幸福,在他送我离别的玫瑰那一刹那,稚嫩的花瓣每一条纹理都被我说不出口却炽热真诚的爱烫成温暖的鲜红色。

Ada《光明堂》

你好奇怪。总是独来独往连余光都不愿施舍别人。大家打成一团而你站很远只是观望。我还没见过你笑起来是什么样。女孩子们说你的眼睛像海,可惜我没有走出过这里。我是玛尔塔。玛尔塔·贝坦菲尔。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年轻的杀手却仍然保持缄默。女孩子们说海是透蓝透蓝的颜色,里面住着会唱歌的鲸鱼和爱转呼啦圈的海豚。可是他的眼睛好冷。厚得连锄头都砸不开的深冰窒息了它们美妙的嗓音。

某一天的某一秒突然有人告诉你他死了,是哮喘。你以为是谁开的劣质而不好笑的玩笑,打开尘封已久的班群却发现平时一片死寂的群聊已然刷到99+,全都在谈论着他,以及他的离开。

你起初没有动容。毕业后便各自分道扬镳,渐渐少了联系,已是全然生疏的陌生人。然后却在每一个、每一个辗转的夜里你就想起来,他曾经是你很好的朋友,他对你很好很包容,他曾经给你送过什么你一直喜欢并且期盼的东西。在你丧逼到爆了的时候他就会从记忆深处蹦出来,浮现在眼前的笑容明媚且鲜活,好似从未离开。

这是一种很玄乎的感情啊。就是明明那么久时间过去了,关系也生疏了,却在每一次回想起的时候从心底涌出来的,一种巨大的悲恸.这是除了长辈以外,你第一次接触与你同龄的人的死亡。

然后你就会想,生命怎么这么脆弱,脆弱的不堪一击。

你其实到现在都不信他死了。但你心里明白,他的名字已经镌刻在墓碑上了,黑色大理石的碑与鎏金的刻字,记录着生辰年月和他的,他父母的,他亲人的名姓。他与尘世最后的联系早就在殡仪馆焚化炉里被烧焦焚碎变成灰白细腻的粉末封进四四方方的盒子埋于地下,与漫山遍野的幽魂为伴。他的母亲曾在墓前哭泣,甚至在每年清明的时候,他的冢上会有新摘的一簇簇黄白菊花。

逝者已矣,唯有生者如斯。


“她割开自己的手腕,从里面呼啦啦涌出的都是血色飞鸟,像是打开牢笼,放出满怀的自由与梦想。”

当世界于灰烬中涅槃,我们的爱情将裹挟进炽热,在烈火与光辉交织下永生。

是个置顶☆

幸会。

林冢/临渊
唤我阿渊。
只因嫉妒与自卑唆使拿起了笔,现在只想做一个写故事听故事的人。

BL/BG/GL通吃。比起同人其实更喜欢原创。
怠惰的三分钟热度。
没有确定的圈子大概都混混,如果可以的话能和你聊聊。

基本没有雷点,虐点清奇。BE爱好者,脑内基本黄色废料,请来和我讨论。

只想看正经写东西的指路tag“深林幽冢。”
对于过去感情经历(?)感兴趣的指路tag“庸人自扰。”
其它的请直接浏览主页。

奢望父母的信任。
是一个很自私的人。

“——吻吻我罢。”

[微博@是可爱的临渊吖_]

我也曾梦想过拥有一个女儿,香香软软的小姑娘,会抱着你撒娇,甜甜的笑。我想把她宠大,她可以得到自己真正喜欢的所有东西,自信而漂亮,可以勇敢的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可以站在聚光灯下熠熠生辉,可以成为我从小到大望而莫及的好姑娘。但我转念又想了想,像我这种连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的废物,要是不小心让她难过了,我该多混账。

当我站在高处,踌躇着想要踏出最后一步,我会不会想起若我就此离去,我的存在彻底消弭,我的爱人将会独自一人停留在这莽莽人世,痛失所爱。